邊緣鹹魚@镜夏

癌症检验书
确诊为「懒癌」
末期,已无药根治
作息懒一点,生活懒一点,写文懒一点,可加速症状
一一一来自干话一堆的地方边缘臭三八

安莉洁私設
之后也会用这套写个文
大概是双安...(

【凹凸世界】安雷 吸血鬼猎人

*OOC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若撞梗道歉
*分段写,这是第一章

凹凸世界,是一个由人类,狼人,吸血鬼三大种族居住的世界。

凹凸世界的北边,一座村庄外有片暗黑森林。

暗黑森林内路线错综複杂,走的进去,不见得出的来。

黑暗阴鬱的森林内,有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古堡。

外头爬满了有细小尖刺的深绿色藤蔓,像是禁锢一般缠绕整座古堡,犹如锁链。

整座古堡主体虽为白色,但因年代久远外牆因而佈满灰黑色的细小裂缝,尘埃的复盖使得古堡更具年代感。

传言,那座古堡是吸血鬼居住的禁地,一旦进入,必死无疑。

「不好意思,请问您知道有谁去过暗黑森林裡面的古堡吗?」

棕髮青年询问酒保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让热闹的酒店从欢乐气氛转为一片寂静。

「不会吧,居然有人要去吸血鬼的禁地?」

「这是送死吧...」

私语声自四面八方传来,棕髮青年脸上泛起了苦笑。

听闻这是这城裡最大宗的情报交换中心,看来大概没有人去过...

「敢问您的职业与大名?」

酒保的声音蓦地响起,逐渐蔓延开来的私语声止步。

酒保睁开紫色如宝石般的眼瞳,眼内好似装着一片浩瀚无垠的星辰大海,让青年顿时看呆了眼。

经过几秒的寂静后青年回神,尴尬的笑了笑,缓缓道出自己的姓名与职业。

「在下名为安迷修,是名吸血鬼猎人。」

这又成功使得安静下来的人们炸开了锅。

有欢呼,有怀疑,总之吸血鬼猎人的头衔成功引起了注意。

安迷修想起了几天前,自己接下任务时的场景。

「听好了,凹凸村庄的森林内的古堡,上次的团队调查有几个受伤。」

几个称的上有点名气的吸血鬼猎人都曾经败在那裡。

安迷修的师傅指着地图上一处画着森林图示,被一个大大的红圈圈住,安迷修有些惊讶,但并没有让表情出现波动。

「二级危险警告,据回报确认一隻三级吸血鬼,有吸血鬼元力技能为可降下紫雷,其他能力尚未知晓。」

狩猎吸血鬼时的任务是有分级的,一级为最普通,能力也是最低下的吸血鬼,通常只要确认无害就没有问题,或是判断其到一定危险度送往王都监狱。

二级任务通常是有尚未确认因素,或是吸血鬼数量庞大,也是小型分队经常经手的任务。

三级任务,古老吸血鬼家族或是曾杀过人,性情残暴或是能力高强的吸血鬼。

吸血鬼能力也是有分级的,同样为一二三级。

吸血鬼与生俱来拥有一种被人类称为元力技能的能力,这种能力每隻吸血鬼都不一样。

原力技能的高下之分跟血统有些关连,古老家族的纯种吸血鬼能力通常比溷种吸血鬼来得高。

但也是有些例外,平民家族的溷种吸血鬼产生异变,或是可能有一代祖先有吸血鬼基因,而刚好在这代发生异变。

当然,后天的修炼也是提高能力的不二法门。

「那裡有个海盗酒吧,是最大宗的情报交换中心,应该也有当地的猎人去过提供的情报。」

安迷修会意,点了点头,澄澈如海的蓝色双眸内闪着坚毅的光芒。

突然,一把精緻的银枪被推到安迷修眼前。

「一定要顺利完成任务,安迷修。」

「是的,师父。」

TBC.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不确定有没有撞梗,如果撞梗了非常抱歉qqq
第一次写安雷哇((
他们好棒!!!

【凹凸乙女】(雷狮x你) 天文系少女 一

*OOC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灵感来自朋友最近沉迷的星象书
*若撞梗道歉
*太久没更会掉粉的感觉...(
*这是第一章,估计就只分两段

偌大的天台上,有着一架天文望远镜以及一位少女的身影。

「今天的星星特别亮...」

视线放在远处的浩瀚星辰,你沉浸在闪耀的星星中带给自己的欢乐中。

面前摊开的笔记密密麻麻的记满了星座,而最新写上的一条红色笔记格外显眼。

“两个礼拜后是白羊座流星雨。”

早上十点,凹凸学院1-5班级内。

再过几分钟...几分钟就下课了...!

追根究底,这还是因为昨天观星太入迷,真正睡到的时间不过两三个小时。

台上的老师丝毫不嫌累的用手上的白粉笔敲击着黑板,奏出几近于安眠曲的乐音,搭配上像机关枪一样不断发射数学公式的嘴巴,完美的晚安曲。

「嘶...」好痛!

你用笔尖戳了自己的手,稍微清醒了那么几秒钟。

可你又無法抵抗催眠,眼皮漸漸往下掉。

「叮咚叮咚...」

此時,有如救赎的下课铃响了起来,你瞬间露出了一个感恩至极的脸色,对桌子就是一个亲密接触。

「同学们,这个下礼拜小考,还有下一节是体育课,记得不要迟到了,值日生来擦黑板。」

班导在提醒你们后,收拾讲台上的教具,开门快步离去。

我的天啊,体育课。

你简直要哭出来了。

换上体育服后精神还是很萎靡的你跟体育场的气氛格格不入,慢跑两圈彷彿是酷刑一般。

边闭着眼睛补眠边跑步的你没注意到对面的人。

一声「砰咚」,两个人都倒在跑道上。

你用力眨了眨眼,试图让自己再清醒一些。

不会是我自己撞到人了吧...

「没事吧?」

对面的人朝你伸出了手。

「......」

你们的视线对上了。

如每天看着的浩瀚星空一般,那人有着紫色的双瞳,瞳内浓缩了你最喜欢的无际星辰。

你看呆了眼。

「......?」

他稍微在你的眼前晃了晃手,你才慌忙站起身来道了歉后离去。

那人望着你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

「我说你,知道刚刚本来要扶你起来的人是谁吗?」

你的挚友凯莉咬着一根棒棒糖道。

「...诶?」

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愣愣的看着她。

「果然,不知道啊。」叹了一口气,像是早就料到一般,凯莉又接着说下去。

「是雷狮。这名字你总该听过吧?虽说是问题学生,翘课,不写作业,早退样样来,但成绩总是保持在全校第四,连老师都拿他没办法。」

凯莉歪了歪头,又补充,这个叫雷狮的人后台似乎也很硬,没事不要乱招惹。

「不过,他的眼睛很好看哦。」

你笑了起来。

「就像无边无际的浩瀚星辰被浓缩在一个人的眼里一样。」

凯莉歎了口氣,彷彿早就知晓你会这样说。

「真的是脑子裏都是星星的人啊。」

体育课下课的钟声在之后响起,你直奔教室换下体育服,整个人重重的趴在了桌上。

不行了...睡觉果然超级重要...

半梦半醒的状态维持到了放学,你飘飘然的走向天文社的社团教室。

由于太常因为观星的关系而逗留在学校太久,连警卫都把大门钥匙给你再打了把之后,你干脆就买了张木板床直接睡在学校了。

反正,家里也不会有人。

双亲忙于工作,从小虽住在一个家里,见到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你睡了他们回来,他们出去的时候你醒了。

翻身,盖好被子,几分钟后你陷入了梦乡。

也没有注意到之后缓缓开启的大门,走进了一个戴着白色星星头巾,眼睛裏浓缩着星辰大海的人。

「在这里啊。」

那人拉了张椅子坐下,静静地等着你醒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你用力眨了眨眼,拍了拍脸让自己更清醒后,旁边温暖的一个热源吓得你尖叫。

「这什么啊啊啊啊!」

「唔...」

对方被你这么一叫给叫醒了,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肢体,按下了旁边的电灯开关。

一时间无法适应强光,眯起眼睛,在明亮的室内里你总算看清了他的样子。

「你是那个...雷,雷狮?」

你猛然想起了凯莉跟你说的话,不由得又往墙壁缩了缩。

「社长,天文社收人吗?」

雷狮笑咪咪的不答反问。

「收是收...不过为什么?你应该有更好的大社可以选。天文社的经费太少,活动几乎不会有,更何况也只剩几个人而已。」

天文社的社员几乎都是因为兴趣,或者只是无聊,会留在学校观星到这么晚的也只有你一个。

「只是想待在你身边?」

雷狮笑了起来,你觉得那就像天使一样。

「不是,你不会被安迷修传染了吧?」

安迷修是你的同班同学,正直的个性以及不论何时都能撩人让他被近乎半个学院的女学生喜欢着。

雷狮的笑容一秒凝固在脸上,开始有黑化的趋势。

「本大爷,没有被那恶心帅骑士传染。」

眼见雷狮要生气了,你连忙陪笑说着只是玩笑。

...如果是安迷修可能会更恶心一些。

收拾好床舖,你稍微准备了一下,便招呼雷狮上了天台准备观星。

「不过得先写完功课...」

基本上这是你每次观星都超过时间的理由,功课并不怎么好的你总是被难解的数学题困住,要不就是艰涩的文法,再者是科学实验等等。

没想到这些居然在半小时里完成了。

他几乎是看到题目就知道该怎么写,跟你比起来相差太远了。

你看完题目都不见得知道题意。

收拾好东西后,你们便上了天台。

满天的星斗浩瀚无垠,你很快架好了望远镜,眼里充斥的兴奋。

「雷狮,你要看吗?」

你将目镜让出来,望向在旁边看着星辰发呆的雷狮。

眼睛内是星辰大海,眼睛外依旧是,这又让你看呆了眼。

「那好,教我怎么看吧。」

「嗯...嗯!好。」

你的心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是发生什么事了?

你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在意。

恋爱的种子悄悄种下,静待萌芽的时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嗨是我!!
终于还是撸出一篇来了...
恭喜第二季开播,片头超好听qq
雷狮依旧帅翻天!雷狮老大啊啊啊啊(冷静

【凹凸世界】all瑞 凹凸女仆咖啡厅

*OOC
*ALL瑞预警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系列
*可能有后续系列
*搞笑向,别当真
*總之是個性轉paro

众所皆知,在凹凸市有间女仆咖啡厅。

人满为患,想进去喝杯茶都要事先预约。

每年的凹凸女仆大赏第一名的店总是他们。

对,是第一名没有错。

「叫你们店长出来!」

「呜,格瑞对不起我又打翻了...」

金哭丧着脸,抓着托盘,翻倒在客人身上的卡布奇诺无法忽视的显示存在感,地上碎了一地的白色陶瓷杯使得干净的地板上一片脏乱。

总之,一片狼籍。

格瑞轻轻皱了下眉头,周遭的空气降到冰点。

「真是抱歉,金给你们造成困扰了。」

冰冷的话语配上清冷声调,让人怀疑今天的冷气是不是开的太强。

「呜,真的非常抱歉!」

金又再次鞠躬,含泪的眼眸以及几乎要哭出来的声调很好的安抚了客人。

可能还有稍低下头就能看见的巨乳跟露出白皙大腿的短裙。

「不不不没关系的...」

那位客人在格瑞与金的双重攻势下也没有再追究。

金犯错的次数没有下降,持平。

「所以说渣一一渣你们要点什么快点说!」

绑着双马尾,鎏金眸中闪动着亮丽的光辉,精緻的五官流露出天生的王者气质,乍看之下是一名超级美少女。

声音也非常好听,只要忽略掉渣渣跟不耐烦就好了。

她是嘉德罗斯。

「罗斯大人一份草莓果酱蛋糕!」

「罗斯大人可以合照一张吗!」

「罗斯大人您太美太漂亮了!」

尖叫声此起彼落,嘉德罗斯也露出满意的笑容。

「嘉德罗斯,我说过不要这样对待客人。」

清冷的语调不带感情的响起,嘉德罗斯不耐的睁开眼睛,看清来人后随即笑了出来。

「格瑞!你终于要来跟我打架了吗!」

「我说过不要,好好做好你的工作。」

紫色的眼瞳直视嘉德罗斯,语气同样没有一丝波澜。

对视了许久,自知理亏的嘉德罗斯哼了声,甩头就走。

嘉德罗斯今天还是一样很神经病。

格瑞手上的笔记本在「嘉德罗斯」这个栏位上用绢秀的字迹记了一笔。

「居然真的是雷狮啊啊啊啊!」

「为您打call一辈子!」

来自男性的尖叫声在咖啡厅内爆炸,被包围在中央的雷狮轻轻笑起来,又是一波大爆炸。

「雷狮,控制好你自己。」

格瑞踏着一丝不茍的步伐走进穿着无袖长裙女仆装的雷狮,后者勾起邪魅的笑容,一隻手不安份的勾上格瑞的肩膀。

「他们不是很开心吗?那再多玩一下也没关系吧。」

「不行。」

拍掉雷狮搭上自己肩膀的手,转头直视对方如星辰大海一般的紫眸。

「你们都给我做好工作。」

同样踏着一丝不茍的脚步离开,身后的雷狮邪魅的笑容更深。

雷狮同样乱放电,要制止。

到底是为什么这些人让我这么不省心。

很快的,一天又结束了。

格瑞把金,嘉德罗斯,雷狮三人叫来。

「哎?怎么了啊格瑞?」

「想打架?」

「还是说...」

「叫你们来是要你们反省。」

格瑞打断了雷狮的话,谁知道他会讲出什么奇怪的发言。

「金。」

「是、是!」

突然被叫到,慌乱的站直身体,本就澎湃的巨乳在此时显得更加丰满,旁边的嘉德罗斯脸一黑,看着自己可以直视脚底的扁平身躯。

「犯错次数持平,下次注意,还有,衣服拉高。」

「呜,对不起...不过...为什么衣服要拉高?」

金疑惑的问道。

格瑞皱起眉头,在这件事上他跟嘉德罗斯意见相同。

「会...掉下来跟被看到,注意。」

清冷的语调难得有些尴尬。

「再来你,嘉德罗斯。」

「喔?」

「不要每次你在内场金在外场就用咒死你一般的眼神盯着他看。」

嘉德罗斯扁平的身躯一震。

「...我没有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忌妒这个渣渣啊。」

抱胸转头,试图掩盖自己的尴尬。

「还有,对客人态度好点,就算你叫他们渣渣他们会...兴奋。」

嘉德罗斯的粉丝向来都是格瑞觉得最奇怪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接受别人叫他们渣渣还会开心。

抖M?

「换你,雷狮。」

「嗯哼?」

「不要对客人乱讲话,我不要哪天看的有个男的上我们店里讨你。」

「不会,我自有分寸。」

难得获得了一个肯定的答覆。

「暂且相信你。」

「去收拾东西,下班。」

三人转身出了店长的办公室,状似没有任何瓜葛。

「你拍到格瑞刚才的样子了吗!」

嘉德罗斯激动的问金,金拿出偷偷放在女仆装内的小型摄影机,接上电脑放出视频。

「好帅!」

嘉德罗斯绽放笑容。

「拍的不错,果然还是格瑞好看。」

雷狮如此评价。

此时,坐在办公室裏的格瑞打了个喷嚏。

「哈啾!」

...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的女仆咖啡厅依旧非常的和谐呢。

只要店长不知道自家女仆就是他的迷妹。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前天想出来的设定XDDD
为罗斯打Call哦哦哦哦哦(很激动
就是个all瑞系列,想嫖格瑞想疯了
禁欲系哈哈哈哈哈哈←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之后大概会把设定放出来!

【凹凸乙女】偷拍生活不作死就不會死 4

*OOC
*CP确定雷总!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系列
*可能有后续系列
*女主技能瞬间移动,但要看得到的地方
*搞笑向,别当真
*前三篇手动戳头像

你眨巴着眼睛,然后用非常坚定的眼神望向格瑞。

「因为爱,无所不在。」

我X,看他太久我鼻血会出来。

你迅速的转移进后方的林子内,留格瑞在风中凌乱。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吃错药?

格瑞的眼睛依旧没有任何波澜起伏,只是静静地转身走了。

你永远不会知道格瑞对你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两句话。

「哈啾!」

你打了个喷嚏。

谁在说我坏话啊真是,被我知道的话拍他个几张黑历史。

「今天还没拍够浑身都痒痒的,嘶。」

你活动活动了身体,翻看了相片。

实际上你最喜欢的莫过于安迷修。

他是唯一能够让你摆姿势拍照的。

虽然讲话方式让人感觉有点...恶心。

可是颜值又让人欲罢不能!

太可怕了最后的骑士!

你舔了舔唇,动身寻找安迷修。

「安迷修啊安迷修,你在哪里呢嘿嘿嘿嘿嘿嘿...」

你整条路上都发出邪笑,每个参赛者都离你远远的,半径10公尺内没有任何一人。

突然一阵打斗声传入你的耳中。

你抬起头。

噢,神仙打架。

是烧了我家那个雷狮跟要找的安迷修。

安迷修后面还有你的好友艾比及埃米,艾比看到你激动的想站起身来,却又因为脚伤而倒下。

虽然你无法肯定雷狮的品性,但对于他的颜值你是肯定的。

你默默拿起了相机。

「对不起,职业病。」

小声的道出一句,相机的快门声响起,你不断瞬移来寻找最佳位置拍照,连艾比都歎了口气。

「唉真是职业病一开始就不顾现在是甚么情况了。」

在你疯狂的使用技能瞬移时,安迷修与雷狮注意到了你的动作,不约而同停下了战斗。

「...?」

你不解看着他们。

「继续打啊我不碍事的。」

「小姐,你拿着相机的话没办法好好打啊。」

看看安迷修都被你拍出心理阴影了。

「我会把你拍的很好看的。」

你向他竖起大拇指承诺。

「对面的我会把他拍的很丑。」

你嫌恶的瞟了雷狮一眼,身旁满是怒意。

「老子怎么拍都好看。」

雷狮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

「绝对要拍出你的丑照然后公开贩售,标题就叫大赛第四的丑照究竟是人性的丑恶还是道德的沦丧!」

你愤怒的说完这句话后还踱了几次脚表达不满。

「你拍啊?」

雷狮满不在意的冲着你勾起邪魅的笑容,接着转身就走。

好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哎别生气呀,会长皱纹的。」

艾比让你的理智回覆正常,你转身关心起她的伤势。

「话说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狩猎完伤到脚了,没想到遇到海盗团,后来...安迷修来了。」

「所以就造成刚才那种场面。」

艾比道出始末,看来自己是解决了一场刚要开始打的架?

「对啦你怎么会那么讨厌雷狮?」

艾比问,你撇撇嘴,说出上次发生的事。

「海盗团都不是甚么好人,你没被杀死或许算幸运了。」

「也是啦,我也不知道怎么不干脆点杀死我。」

你表示不解,给了艾比几瓶药后你就回去了。

你现在在一条大道上。

面前的人笑着。

...哇靠,冤家路窄。

一一一一一TBC
之后更文大概会很慢((
要开学了啊啊啊啊暑假为什么不懂我对他的爱qqqqq

史莱姆的样子!

【凹凸乙女】当你喜欢上玩史莱姆 (嘉/丹/瑞/金/卡)

*OOC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灵感来自今天玩的史莱姆hhhh
*可能有后续系列
*发现有人不知道史莱姆是甚么(?
戳头像看我的主页有自家史莱姆的样子!
软软的很好摸,真的超好玩qqqq

凹凸大赛的系统中新增了一项商品,「史莱姆」。
商城一上架,你就立马买了回来。



Ver.嘉德罗斯
渣渣喜欢上那啥
史莱姆?
总之她今天手滑把整杯倒在我头上
我就把她所有的史莱姆扔到烈焰山烧了

一一一《来自九岁小孩的愤怒》



Ver.格瑞
她喜歡甚麼我是沒有意見
可是能不能
不要拿着史莱姆对我说是新品种发胶?

一一一《我真的没有用发胶》



Ver.卡米尔
她玩甚么我都没意见
不危险就好
但自从她不小心把史莱姆倒在蛋糕上后
「史莱姆永远禁止出现在我面前」

一一一《千碰万碰不要碰到甜食》


Ver.丹尼尔
因为她特地上架了史莱姆
她很开心的买了好几箱
最近的凹凸大厅
...全部黏满了史莱姆啊

一一一《今天丹尼尔依旧很烦恼该不该停止史莱姆的贩售》





Ver.金
她拿了很好玩的东西回来
那是叫史莱姆吗?
总之超级好玩的
软软的超级好摸

一一一《金跟你永远是这么的和平》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啊终于写到老丹了哇(激动
上篇找我点文的小天使们,会稍微晚一点才能写出来哇...
对不起(土下座

(点文)【凹凸乙女】卡米尔x你 人鱼传说

*OOC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又超级短小qqqq
*@Quen 的点文
*人鱼paro(?

你住在一个海滨小镇,家中世代从事渔业。

镇上从古至今都流传一个传说。

「这片海洋有人鱼存在,而若是见到人鱼,请不要与他们接吻,会变成人鱼,将无法再变回人类。」

镇上的人们大多也没有见过人鱼,也只将这视为一个传说罢了。

但是你相信。

虽然记忆很模糊,但你确实记得以前曾经见过人鱼。

小时候跟着家人搭船出游时,你曾经因为半夜睡不着而坐在甲板上,借着海浪的声响平静心灵。

而那时,面前突然掀起了一抹浪花。

有着银蓝色鳞片的鱼尾掀起浪花,月光照耀着的海浪闪着晶莹的光亮,就像钻石被镶在碧蓝的浪花上。

「...!」

原本快要陷入沉睡的你被这一幕惊醒,接着一个少年从水中出现。

你与他大眼瞪小眼。

「水...水...水鬼...?」

你颤抖着声音,眼睛透露出恐惧与害怕。

从小接触海洋的你也没看过这种会从水中出现的生物,更何况还有人类的样子。

「...我不是。」那位少年低下头思考了下,又回道。

「我是人鱼。」

你睁大了眼睛跟嘴巴。

「人、鱼?」

少年将尾巴抬起给你看,的确是覆满着着银蓝色鳞片的鱼尾。

「好厉害啊,没想到居然可以遇到人鱼!」

知道他是人鱼后,你一扫刚才害怕的神情,转为欢快。

你们聊了很久。

虽然只是你单方面的讲,他听,偶尔给出一些回应。

你一直觉得你今天的心跳在遇到他时不断加速。

想跟他多待一会。

「对了,你叫甚么名字啊?」

你率先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他沉默了一回。

「我叫...」

少年没有接着说下去。

他抿紧了唇,最终只是回头看了你一眼,接着没入汪洋大海。

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他终究没有回答你。

后来,你跟父母朋友说了遇到人鱼的事。

「只是个传说啦。」

「别说谎,那种生物不可能存在。」

没有人相信你。

你慢慢也就不再提起关于人鱼的事情。

...或许是自己的梦吧。

直到你被他拯救的那一天。

某次远洋出航,你们遇上了本不该遇上的雷雨。

海洋一直都是一个不定时炸弹,运气好可以全身而退,运气差可就回不了陆地了。

惊涛骇浪,硕大的雨滴夹杂着雷声轰隆隆的朝你们砸下,仿若恶鬼。

海面上灰黑色的海浪不断击打船身,摇晃剧烈的船就像来自死神的问候。

在这样糟糕的天气下落海,是不会有生还的机会的。

你抿紧了唇。

「...!」

一个大浪袭来,船身翻覆,你落入冰冷的海洋。

你好像被谁抓住,而那人将你拖上了海面。

眼前一黑,你丧失意识。

不晓得过了多久,你被阳光刺得睁开了双眼,随之而来是胸腔中的闷痛,你被迫吐出了满满的海水。

「好点了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你的耳里,可这声音又带点熟悉。

你蓦地转向声源。

一个拥有如大海般碧蓝澄澈的双眼以及精致面容的少年,身下是覆满银蓝色鳞片的美丽鱼尾。

「你是...那时后的...」

你如初见到他时一般睁大了眼睛与嘴巴,讶异,感叹,开心...满满的情绪充斥在你的心中,你呆呆的望着他。

「抱歉,那时没有说我的名字。」

少年的面容比起之前更加成熟,比起之前更多了冷静。

「我叫卡米尔。」

你感到心跳加速,这是你曾经体会过的感觉。

后来你回到了镇上,并与他约好之后会再来这片海滩。

那场海难中,奇迹似的没有人死亡。

没有人 知道到底发生甚么事,只知道一醒来就待在岸上了。

大概是卡米尔吧,你想。

时光荏苒,一晃眼就是三年。

你与卡米尔私下不断见面,每次见到他,你的心跳总是不受控制的变快。

但已经到了适婚年龄的你,被父母压着不断相亲。

父母找到的男人,从根本上就让你讨厌。

说话的方式大牌,一点也不谨慎。

跟卡米尔比起来差太多太多了。

但父母看中了他的高学历以及财富,说甚么都得让你嫁给他。

那位男人喜欢不太出门的女人,为此父母甚至将你锁在家中,就像软禁一样。

今天是你与那位男人的婚礼。

穿上雪白婚纱的你,显得美丽动人,旁人看起来状似十分幸福。

而你其实在策划着逃离这场婚礼。

那则传说,你当然记得。

你照着婚礼流程,宣布到誓言时。

「你愿意与...」

「不要。」

你打断了婚礼牧师的话,无视底下人们错愕的神情,甩了对面的男人一巴掌。

你逃出了婚礼场地,一时间鸡飞狗跳,混乱非常。

你逃到那片海滩。

「卡米尔!」

你不断呼喊着他的名字,希望他能听到你的声音。

「怎么了?」

不久后,卡米尔从海中探出头,看见了你狼狈的样子。

「我逃婚了。」

深呼吸后,你说出了你酝酿很久的台词。

「我喜欢你,卡米尔,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对方的脸颊微红。

「据说跟人鱼接吻就会变成人鱼,我想跟卡米尔在一起,永远的。」

你认真的神情倒映在他澄澈如海的蓝瞳中。

唇上突然传来温软的触感。

你的双腿上出现了鳞片,渐渐变成了与卡米尔相同的鱼尾。

「传说是,真的...」

你惊讶的看着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

「我也喜欢你。」

卡米尔在你耳边低沉的回应,你瞬间红了脸颊。

会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一定。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终于码完了...(瘫
之后就是开学了可能没办法把其他点文在这个月码出来qqqq
抱歉!!!(土下座

【凹凸乙女】(卡米尔x你) 红茶与提拉米苏

*OOC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灵感来自之前看到的甜文30题,红茶与提拉米苏
*若撞梗道歉

小镇新开了一家甜点店。

那裡製作的提拉米苏口感滑嫩且不腻口,很快便成为小镇人们极常光顾的店家。

一抹橙黄的阳光洒在木製地板上,就像一层温暖的地毯。

「唔...哈啊。」

你稍微伸展了下身体,目光瞟向放在柜子上的月曆。

今天的日期被圈了个大大的红圈,是卡米尔回来了的日子。

你歪头思考起欢迎卡米尔该准备的料理,但自己的厨艺...似乎还需要练习。

「该准备什麽等他...」

想了许久依旧没有头绪,你决定先去一趟超市。

「对了,茶叶是不是快要喝完了?」

勐然想起上次似乎已经见底的茶叶罐,你站到琳琅满目的茶叶架子前。

你拿起了熟悉的牌子后,走向结帐台,出了超市。

斜阳西下,天色渐渐转暗。

你踱步回家,突然一阵甜美的香气传来。

「蛋糕店...?」

蛋糕店的橱窗前摆着几种不同的蛋糕,草莓布蕾,黑森林,柠檬塔,提拉米苏...色彩缤纷,你一时之间无法选择。

你想起了最近听说小镇新开的店里卖的提拉米苏似乎很好吃。

要是这个的话,卡米尔也会开心的吧。

你上前买了一个四吋大的提拉米苏,临走前帮你结帐的男店员给了你一张蛋糕店的名片,并希望你能再次光顾。

你点点头,收进口袋里,没有特别再看。

而店员露出了有些失望的神色,目送你离去。

回到家中,你将提拉米苏冰进冰箱裡,并在等待卡米尔回来时不小心睡着了。

大门开关的声音吵醒了你,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见了归来的卡米尔。

「啊,是卡米尔啊。等等喔,我有买蛋糕...」

你急忙起身,男店员给你的名片应声掉落。

你并未注意到,只是跑进厨房裡沏茶与切蛋糕。

卡米尔意外看见了背面的一串电话号码,以及希望能够再联络的字眼。

卡米尔挑眉,将名片收进自己的口袋里,很快便循着号码找到了那位男店员的资料。

「好了,提拉米苏是小镇新开的那家蛋糕店的喔!据说很好吃。」

你将蛋糕与茶放到桌上,含笑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叉起一小块蛋糕,上层的巧克力粉在味蕾间跳跃,本来有些腻口,却又因为乳酪的温醇与入口即化完美的搭配,甜而不腻,堪称极品。

「...好吃。」

卡米尔如此评价后,便拿起旁边的红茶,抿了一口。

...如果不是那个店员会更好吃。

「真的吗,太好了!那我也来吃...」

你开心的拿气叉子准备叉起蛋糕时,嘴内却先一步尝到了提拉米苏温醇美妙的滋味。

「...我觉得,比起提拉米苏,你更好吃。」

卡米尔看着你,表情被围巾挡住,但你似乎能察觉到他在微笑。

「卡...卡米...等等,唔...」

你的唇被卡米尔的吻封住,红茶与提拉米苏两者的味道在你口中交织,很契合。

红茶慢慢冰凉,两人慢慢火热。

今天是个火热的夜晚呢。

隔天,你听说那家店帮你结帐的男店员被解雇了。

你问了卡米尔,对方只是将脸埋的更深,回了声不知道。

你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卡米尔的手机上亮着雷狮的讯息。

「好了,解决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再问问有没有人要点文呀///
乙女向或是CP向都可以的
长文段子或短篇皆可!

啊,总觉得这篇可以开.车?
有人想看我开车吗hhh
目测三轮小破车...大概XD

[凹凸乙女]当你蛀牙时

*OOC
*日常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雷者不适者右上按x
*搞笑向,别当真:)
*灵感来自今天去看牙医的恐怖经历...
*若撞梗道歉(?

ver.帕洛斯
她早上起床脸就肿的跟大包子一样
连早餐都不能吃
甚至偷偷把糖藏到床底下
还死活不肯去牙医
于是我就把她骗去牙医了

一一一《原来跟她说某个地方有很多糖就能骗走她啊》












ver.卡米尔
早上一起床
我跟她的脸都肿了起来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
很好
这次也不去牙医
没想到大哥居然来了
我们两个
都被拖去那万恶的牙医

一一一《今天的卡米尔跟你也在想该如何毁灭牙医》













ver.雷狮
就在想怎么大热天还用围巾
原来是蛀牙了啊
「媳妇儿,乖乖跟我去牙医。」
每几个月总是要拖卡米尔跟她去一次牙医

一一一《雷狮依旧在思考女友与弟弟的牙齿问题》












ver.佩利
今早我还以为她被人欺负了
脸肿的好夸张啊
就像大包子一样
她说是蛀牙了
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楚
总之我把她按去牙医了

一一一《啊,为什么要叫我睡沙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然后没想到自己百fo啦超开心的(
想问有没有人要点文呀?
没有的话只能角落画圈了(超边缘
基本上清水向为主,可开车但只能开三轮小破车...(;_;)
总之求不要无视qqqq
段子或长文都可以写的